安长情

【双花】时光不知道(下)

双花双花双花
oocoocooc(大孙的ooc有点多哈)
不喜勿喷
首发贴吧

“那个孙哲平明明认识张佳乐,他怎么都不叫住张佳乐呢?”黑发小男孩看着镜中的场景愤愤地说道。

“不认肯定是因为不喜欢了呗。”另一个金发小男孩嗑着瓜子说。

“谁说孙哲平不喜欢张佳乐了?光,我们打个赌吧!就赌孙哲平到底还喜不喜欢张佳乐!谁输了,谁就在打扫卫生一年!”

“好啊!赌就赌!”光扔了瓜子,认真地说道。

“好!”时也认真说道。

  夜晚,月色如水。

张佳乐没有睡觉,他站在窗前,望着窗外茫茫夜色。

明明下定决心要忘记他,为什么在看到他时,却依旧控制不了自己?而他却……果然,只有像他才能将心中的软弱彻底射杀啊。

“喂!”一个小孩子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到底还喜不喜欢孙哲平啊?”一个金色头发的小男孩站在张佳乐面前。

“你是?”张佳乐问。

“我叫光。”小男孩说道,“你应该回答我的问题。”

张佳乐微微抿起嘴唇,说道:“不喜欢。”或许那不叫喜欢,那叫爱。

“真的?”

“真的。”

“你骗人!”

孙哲平也没有睡觉,他仰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看见张佳乐的情景。

明明是他利落地离开的啊,怎么现在就像是自己的错呢?回想起那人笑着叫自己大孙,孙哲平心里就越发烦躁。

“喂!”一个小孩子的声音突然响起,“你究竟还喜不喜欢张佳乐?”一个黑色头发的小男孩站在孙哲平床边。

孙哲平看了那个男孩好久,然后坐起来,笑着摸摸那个小男孩的头,说:“你的眼睛很漂亮。”像张佳乐的眼睛。

小男孩被夸的有些脸红,他说:“我叫时 哦,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我认为你还是喜欢张佳乐的,对不对?”

“不对。”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喜欢了而已。”

“你骗人!”

“没有骗你。或许那不叫喜欢,叫爱。”明明在不同地方的两人却回答出了一样的答案。

“既然你爱他,那为什么不在一起?”两个小男孩一起发出了疑问。

“你们不知道。”

  距离上次那荒诞的对话已经过了数年,张佳乐完成了学业以后,又回到了霸图高中,当个老师。

如同往日一样,张佳乐站着讲台上为学生们讲课。张佳乐的讲课是极为有趣的,课堂气氛也十分活跃。

离下课还有3分钟,张佳乐停止了讲课,让学生们自己看今天讲的知识点时,教室门被敲响了。

张佳乐走过去看门,愣住了。

门外站着一男一女,是孙哲平和一个张佳乐不认识的女子。

教室里的学生们瞬间就沸腾了,他们在看年度大剧对不对!

“乐乐,好久不见。”孙哲平说。

张佳乐勉强地笑了笑,“难为你还记得我。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当然是有事了,”孙哲平旁边的女子递过来一张请柬,“乐乐啊,这是我和小……可的婚礼请柬,请你到时候一定要来。毕竟我们那时候也算是最好的朋友啊。”

朋友?原来你给我的定义就只是朋友吗?“当然会来,好朋友的婚礼怎么可以错过呢?”张佳乐特地将好朋友三个字加重了语气。

“好,那我们先走了,到时候见。”孙哲平说着,挽住旁边女子的手离开了教室。若是走近些,还能听见女子在轻声地抱怨着孙哲平将她名字叫错的事情。

张佳乐盯着请柬上那刺眼的“新郎孙哲平”看了好久。

  婚礼当天,张佳乐特地请了假,到了孙哲平婚礼所在的酒店。

孙哲平穿着黑色西装,一步一步地走向一袭洁白婚纱的新娘,脸上挂有浅浅的笑。

张佳乐正望着孙哲平出神,一个不明物体迅速地向他飞了过来,张佳乐下意识地接住,发现那不明物体是新娘手中的捧花。

“恭喜你哦!下一个步入婚姻殿堂的人就是你哦!”新娘说。

张佳乐有些不以为意。

喧闹的一天终于走了过去,夜幕降临。

张佳乐站在天台上,望着辽远的天穹。有一股酒味钻进了张佳乐的鼻腔,张佳乐转身,发现是孙哲平站在不远处。

“哟,新郎怎么不去陪你的美娇娘,反而跑到天台上来了呢?”张佳乐走近,又是打趣,又是有几分不爽地说道。

没想到孙哲平竟然伸手抱住了张佳乐。

孙哲平将头靠在张佳乐的肩上,嗅着让他朝思暮想的,属于张佳乐的味道,开口道:“乐乐啊,我应该恨你的,恨你当初利落地一走了之啊。可是我却恨不起你啊,乐乐。”

“孙哲平!孙哲平!”张佳乐推了孙哲平好几下,却始终推不开,“你是喝醉了。”

“不喝醉,我可不敢来见你啊。乐乐。”孙哲平耍无赖般地说着。

张佳乐有些无赖,他听见孙哲平如同梦呓一般地一直念叨着他的名字,忽地眼泪就湿了眼眶。

“大孙啊,记我那么牢干什么?”张佳乐的唇贴上了孙哲平的唇,酒气瞬间就占满了张佳乐的口腔。你是喝了多少酒才来见的我啊,张佳乐心想。

  新郎在婚宴上失踪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新娘似乎有些泫然欲泣了。

这时,张佳乐扶着孙哲平走下来了,他将孙哲平扶到新娘面前,说:“他喝醉了,我将他扶回来了,现在交给你。”还有以后。

新娘连忙将孙哲平扶了过来,连连道谢。

张佳乐最后再看了孙哲平几眼,似乎是想把他的模样刻进心里,“再见,我走了,祝你们幸福。”

孙哲平似乎清明了些,他望着张佳乐离开的背影,大声道:“张佳乐!”

张佳乐停下脚步,微微偏过头,笑着说:“嘿,孙哲平,有缘再见。我走了,不要太想我。”

“不会想你的,”孙哲平回道,“再见。”

又是过了好多好多年,年逾八十的张佳乐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一只白猫静静地窝在他腿上。

他在想,第一次遇见孙哲平是在什么时候,实在多少年以前。他想起那时的他们在操场上肆意挥洒汗水,他想起那时的他们共同奔跑在去教室的路上,他想起那时的他们偷偷在课堂上吃零食……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如同电影院里放的影片一样,一帧一帧的回放。

听说,人死之前,记忆都会完整的浮现出来,那么,这是不是代表他要死了呢?

张佳乐在暖阳中闭上了双眼。他这一辈子没什么可遗憾的,都是按照自己的心意走过的,只有那件事,是他对不起孙哲平啊。

得知张佳乐死讯的时候,孙哲平自己也在病榻上。张佳乐已经走了啊,自己若是再不跟上,是不是就再也跟不上了呢?

半年后,孙哲平病逝。

两人至死,都再未相见。心中封存的秘密,也未曾诉说清楚。那些时光所不知道的,才是他们封存的珍宝。
﹉﹉﹉﹉﹉﹉﹉﹉﹉﹉
1998年2月24日,k市,一位产妇在医院成功诞下一名男婴,父母双方都很欢喜,他们给新生儿取名为张佳乐。

同年,8月17日,b市,一名男婴在医院诞生,其祖父为其取名为哲平,孙哲平。

2016年,荣耀,西部荒原。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来个组合?”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