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长情

【双花/张佳乐生贺】百花神的故事(下)

乐乐生日快乐啊!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张佳乐坐在窗前出神。

  两个多月以前,他随孙哲平到了魔界。刚到的时候,他被魔界随时随地都有打斗的场景给惊到了。孙哲平倒是早就习惯了,一把搂住张佳乐,周身泛起屏障,说道:“乐乐不用怕,他们虽好战,却也是懂得分寸的。”
 见到孙哲平,尚在进行打斗的魔族人都停止了打斗,齐刷刷地喊了声:“首领!”喊完之后,有些人好奇地看着被孙哲平搂在怀里的张佳乐,心直口快的就直接问了句:“这是首领夫人吗?长得怪好看的。”

 “首领夫人”张佳乐闹了个大红脸,脸红得像是冬日里最艳的一枝红梅。

 看到张佳乐的大红脸,孙哲平笑出了声,“他脸皮薄,你们这样说他,他会害羞的。你们看,现在他害羞了吧。”

 张佳乐锤了孙哲平一拳,却是软绵绵的,半点力气也没有。

 然后,张佳乐就在魔界过上了首领夫人的生活。那小日子美得呀,美着美着,就到现在了。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神界交给他的任务,是否要完成,结果似乎显而易见。

 等到孙哲平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张佳乐正坐在窗前出神的场景。孙哲平走近,顺手赏了张佳乐一个暴栗。
 “唔,疼!谁啊!”张佳乐捂着脑袋惊呼一声,转过身来,才发现是孙哲平,“大孙!你回来啦!”

 “嗯,”孙哲平摸了摸张佳乐的头发,说道,“乐乐,我明天要领大军去了,不能陪你出去玩了。”

 “哦,知道了,我会照……等等,大孙你说什么?领什么大军?”

 “攻打神界的大军。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就去找长情他们玩吧。不要到处乱跑,我担心我回来找不到你。”孙哲平嘱咐道。

 攻打神界的大军啊,张佳乐只道眼前人是他心上人,却忘了心上人还是杀神无数的魔界首领。

 大孙,对不起。看来,我还是得完成那个任务啊。

 如果我不生在神界,又或者,你不是魔族的首领,是不是我们的未来,就会不一样?

 张佳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了,乐乐?”孙哲平问道。

 张佳乐没有回答,只是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了孙哲平,似乎用尽了这一生的力气去抱住他,久久不语。

 良久,张佳乐才抬头望着孙哲平,说道:“大孙,我们在一起好不好?”他的眼睛亮亮的,带有说不尽的情绪。他的声音则是又软又细的,就像刚出锅的粉糖,软又甜,软到心里,甜到心底。

 “我们不是已经在……”说了一半,孙哲平话音顿住,用力地咽了咽口水,“乐乐,你确定?”

 张佳乐也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睛对着孙哲平笑。





 “大孙!”张佳乐惊醒,脸色通红。他洗了一把冷水脸,随后坐在院子里,呆呆的望着夜空。

 自己有多少年没有梦见大孙了?一百年两百年还是三百年四百年?反正很久了,扶华花都开了好多好多次了。不过也是啊,自己还有脸见他吗?那穿透心脏的一枪,就是自己给他的啊。大孙那时的表情是怎样的来着?难过还是愤怒?那个时候是真的不敢去看他的表情啊。

 蓝雨神宫。

 一大早,卢瀚文就起来闹着喻、黄二人,一副“你们不给我讲百花神我就誓不罢休”的模样。

 “可以给你讲,不过,你得听少天说,而且不能打断他的话,知道吗?”喻文州微笑道。

 听黄少讲啊?卢瀚文瑟缩了一下,但还是坚定地回了一句:“好!”

 黄少天笑眯眯地凑过来,说道:“你是想听张佳乐什么时候的事啊?成神前还是成神后啊?要不从最开始给你讲吧,那是我刚刚认识张佳乐的时候……”

 卢瀚文内心泪流满面,却因为不能打断黄少天讲话,而一脸痛苦地听了下去。从晨曦微现,到正午,黄少天终于讲到了《神记》上所写的那一部分,卢瀚文竖起耳朵,专心致志地听着。

 “那时候的张佳乐啊,浑身都是血,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他就站在魔界祭坛旁,手里抱着一把奇怪的重剑,他自己的猎寻却扔在一旁。那时我黄少天认识他几百年,就没见过他那个模样,跟天塌了似的。特别是他那双眼睛啊,红得能滴出血。一个多时辰,一句话也不说,好不容易开次口,叫的却是魔族首领落花狼藉的名字,一说话啊,眼泪止不住地流,一点儿也没有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神使模样。然后啊,回了神界,竟病了几月,整个人瘦得可怕,最后还是叶修带了个什么东西回来,他才渐渐好起来,到现在这个模样。说真的,看到他现在这样子,我恨不得把他拉出去,和他打一架,也好好他现在这样啊。”

 语毕,黄少天坐了下来,端了杯茶润了润喉。见黄少天还有开口的模样,卢瀚文连忙冲了出去,以免再受其害。

 屋内的喻、黄二人看着卢瀚文急冲冲的动作都笑了。

 “也不知道小卢为什么想知道张佳乐的事情,都不想知道本剑圣那惊天动地惊心动魄的故事吗?哼!”黄少天端着茶杯道。

 “应该是女仙们聊的八卦小卢听到了吧。”喻文州轻笑着说,顺便给黄少天手中的茶杯续了些水。

 “也对,都是楚云秀带的头,就她最喜欢聊各种狗血的八卦。不过话说回来,张佳乐和那魔族落花的故事够狗血的。”黄少天附和着说道,“也不知道魔族落花是否还活着,都几百年了,一次都没有出现在过张佳乐面前。”

 “谁知道呢,或许吧。”






 张佳乐是真的没有睡好,睡眠本来就不好的他,昨晚还梦到了以前的事情,更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张佳乐郁郁地走在路上,一副要倒下去的模样。

 前面突然传来喧闹声,张佳乐抬头一看,原来已经走到了佛陀花池,女仙们素来爱在这里开座谈会什么的。

 “你们看那是不是百花神?”戴妍琦眼尖,只一下就看到了她们谈了两天的张佳乐。

 “难得张佳乐出来一次,走,沐橙,我们把他带过来,也好让我们谈了两天的主角现个身。”楚云秀说着就起身,苏沐橙倒也跟着她。

 不一会儿,张佳乐就有些哭笑不得地坐在了一堆女仙中,哦,旁边还有个仗着年龄小混进来的卢瀚文。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张佳乐觉得这群人眼睛里放在诡异的光芒。

 “没什么,就看看而已,又不会少块肉。”楚云秀大大咧咧地说道。

 “百花神百花神!我有个问题!”戴妍琦凑到张佳乐身前,问道:“百花神您认识魔族原首领落花狼藉吗?”

 落花狼藉,孙哲平,大孙,怎会不认识啊?张佳乐忽的就惆怅了。

 “咳咳。”苏沐橙忽然咳嗽了两声,说道:“张佳乐啊,叶修哥有事找你,你去兴欣找他吧,他在那儿等你呢。”

 “找我?”张佳乐起身,离开。

 “唉,就这样走了啊,也不说点什么。”戴妍琦一脸失望。

 苏沐橙笑着敲了敲戴妍琦的头,“魔族落花算是张佳乐的伤,你刚才那样问,简直就是在戳他痛处。”

 “啊?要不我追上去道个歉吧。”戴妍琦站起来,却被楚云秀拉了回去。

 “你还想来个二重连击?”楚云秀道,“张佳乐又不是小气的人,没事的。”

 搞不清状况的卢瀚文来了句:“他是神,怎么可以说他是人呢?”

 众:竟无言以对。

 叶修找他能有什么事,张佳乐一边想一边走到了兴欣。
 兴欣外,一片扶华花连成了海。

 “扶华花,竟然还在开。”深谙扶华花花季的张佳乐感叹道,“能让扶华花开到现在,也是不易。不知道兴欣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进了门,张佳乐就看到兴欣新人们在成群地做着什么。有一个人看到张佳乐来了,连忙去倒了杯水,放在桌上,说道:“前辈,请。”

 怎么觉得像鸿门宴呢?张佳乐坐下,问道:“叶修呢?苏沐橙不是说他找我有事吗?”

 “老大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染着金发的人回道,“对了,你叫什么啊?你什么星座的呀?要不要我给你唱首歌啊?”那人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唱。他旁边的人说道:“包子,闭嘴。”

 “嘿,你个小弟,居然敢打断老大的话!看我今天不收拾你!”包子挽了挽袖子。

 “好了,包子别闹了。”叶修从门外走进,“张佳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想听吗?”

 “好消息?说来听听。”张佳乐来了兴趣。

 “没有坏消息。”叶修坐下来,喝了一口水。

 “我知道没有坏消息啊,你不是都说了只有好消息吗?快说,你说的好消息是什么?”

 “好消息就是,没有坏消息。”叶修点了根烟,正言道。
 “啊?”张佳乐愣了愣,随后有些微怒,“合着你让我来这儿,就是为了开一个并不怎么好笑的玩笑?叶修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孙哲平回来了,他现在在义斩,再睡一夏。”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张佳乐心头的微怒烟消云散。

 “哦,对了,他一会儿要过来,你想要见他吗?”
叶修又说道。

 只不过,叶修话音刚落,就有人进来了。阳光似乎有些太刺眼,张佳乐微眯着双眼看过去,只一眼,就不想再移开视线。

 是孙哲平啊。

 兴欣的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了张佳乐与孙哲平二人站在屋内,相顾无言。

 “大孙……”张佳乐开了口,却不知道究竟该说些什么。

 两人在屋内的气氛很尴尬,屋外挤着的一大堆人更尴尬。

 “哎呦,谁踩着我了?”

 “我去,过去点过去点别占那么大位置!”

 “让开让开,这是我的位置啊。”

 “你们别闹啊!”

 一堆人挤在一起,后果就是——“轰”的一声,大门就塌了。

 “哎呦,这门有点劣质哦!叶修你们兴欣的门该换了,正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那什么,今天的阳光有点刺眼啊,我就先走了啊。小卢,走。”黄少天拉着卢瀚文一溜烟地就跑没了。

 女仙们也手拉着手,笑着走远了。

 兴欣剩下的人也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要么抬头望天,要么低头看地。

 孙哲平拉着张佳乐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只有在经过叶修的时候,孙哲平才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在闷头走了一段路以后,张佳乐才问道:“大,大孙,这是要去哪儿啊?”

 “义斩。”

 “去义斩干什么?”

 孙哲平停了下来,望着张佳乐眉眼。似乎几百年的光阴没有改变张佳乐的模样,他还是和初遇的时候一样,生如扶华。

 “我不是还差你个婚礼吗?”

 “婚礼?”张佳乐喃喃道,“可我当初差点杀了你啊。”张佳乐甩开了孙哲平的手,大声道,“当初我差点杀了你!为什么你还要”

 孙哲平在张佳乐惊愕的目光中直接吻了上去,过了好久,才放开。

 “所以魔族落花已经死了啊。”孙哲平搂住张佳乐,解释道,“我现在是义斩的再睡一夏。”




 “我靠,孙哲平居然是神族派去的卧底?!那不对啊,又为什么后面张佳乐还回去杀孙哲平呢?这弯弯绕绕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黄少天有点懵。文州呢?他需要喻文州来解读一下。

 “也就是说是神族派孙哲平去做卧底,然后从内部打垮魔界,因为孙哲平需要脱身,所以就派张佳乐去刺杀落花狼藉,给孙哲平一个脱身的机会,最后孙哲平再以再睡一夏的身份回到神界。是这样吗,叶神?”肖时钦一手揉着头,一手提着戴妍琦道。

 “大致上来说是这样的。”叶修点点头,“同时,这还给张佳乐提供了成神的机会,不得不说,孙哲平这步走的真不错。”

 “固然不错,可张佳乐却怀着对孙哲平的愧疚独自过了几百年啊。”肖时钦感叹道。

 “那就是他们的事了。”叶修耸了耸肩,“好了好了,都散了,别打扰我们兴欣日常训练。”

 另一边听了孙哲平解释的张佳乐有些无语,哦,还有些庆幸。最后装作凶猛的样子,单手叉腰,说道:“你让我一个人等到你几百年,你不愧疚吗?你就不怕我不等你吗?”

 孙哲平反问道:“你会不等我吗?”

 “呃……”张佳乐语塞。

 孙哲平笑着拍了拍张佳乐的头,“走了,乐乐,陪你去看扶华花。”

 “陪我看一辈子。”

 “嗯,陪你一辈子。”
                                                                       END

这个故事虽然完了,但属于张佳乐和孙哲平的故事,永远也不会完。
2.24,张佳乐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