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长情

【双花】星梦.终章上

  经年累月,寒来暑往。
  张佳乐难得有一次休息的假期,他掏出手机,准备打一个电话给孙哲平,约他出去吃东西的时候,蓦然发现,他们已经半年多没有联系过了,自从那件事以后……  张佳乐手机一扔,就仰躺着躺到了床上,手臂淹着双眼。
  说起来也好笑,难道吃亏的不是他吗?
  算了,张佳乐又摸索着把手机摸了出来,接通以后就说:“言时,走,老大带你度假去!”
  次日,晨。  “今日早晨9点26分,一辆白色的雪佛兰冲出国渡大桥,落入了泪江。现在让我们来采访一下目击者。”
  孙哲平很是随意地擦着头发,顺便瞟两眼正在播放的新闻。 
“那个开着白色雪佛兰的人,一定是张佳乐!那可是我的偶像啊!怎么可能认错!只是……”女孩子已经开始哭起来了。
张佳乐!  孙哲平瞬间就认真,他连忙翻出手机,按通了张佳乐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情稍后再拨。sorry……”  前所未有的恐慌如海啸般涌来。孙哲平从来都没有想过张佳乐会出事。
  或许,这只是一次误认。但孙哲平却急急忙忙地冲出了门,冲向泪江边。 
记者早已堵满了路,只等着人被救出来以后抢着拍照。据说,那可是影视明星张佳乐啊,若是抢到了这等好料,何愁最近几个月的奖金!
  “救出来了,救出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先嚎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所有人都朝那个地方涌过去。
  从路上抬到救护车里,也就顶多不过十几秒的时间,所有的人都争先恐后地按着快门。
  而躺在担架上人对此毫无感觉。他躺在担架上,没有动作,也未曾睁开双眼,就连胸口也没有起伏,就像是死了一样。  孙哲平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那漂亮的青年一动不动,死一般沉寂。
  那真的是张佳乐。  那个近一年来被他放在心尖上,却又从来都没有诉说清楚的张佳乐。
  孙哲平死死地盯着那张消瘦苍白的脸庞。直至他被送上救护车,直至所有人都散尽,他依然站在原地,未曾挪动半步。






“张佳乐,张佳乐?快醒醒,快醒醒。”急促的声音将张佳乐意识唤回,张佳乐睁开眼,入目的是霸图的一众队员,就连队长韩文清也在。

  “诶?这是怎么了?”张佳乐有点懵,上一秒他还在水里泡着,下一秒,他就已经睁开双眼躺在霸图战队里他自己的床上。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佳乐坐了起来,一脸茫然。

  “你训练迟到了十分钟以后,副队就让小宋来叫你,但你一直都没有醒过来。你现在都已经睡了将近两个小时了,我们还盘算着你要是再不醒过来的话,就随便找地把你埋了。”林敬言半开玩笑地说道。

  “哈?想要把我埋了?你们没前途了。真的。”张佳乐满正经地说。

  “既然前辈已经醒了,那前辈记得把今日缺的训练给补上。我们就不打扰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率先退出了卧室。

  “好好休息。”韩文清也甩下了一句话,退了出去。其他的队友也挨个走出了门。林敬言还做着口型问他要不要告诉孙哲平。

  张佳乐失笑一声,摇了摇头。

  待所有人都出去了以后,张佳乐再度躺了下去,侧身,望着窗外。因为没有拉窗帘的原因,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洒了一床的光。

  难道,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吗?

  一场梦,一场空。

  

  “小萝卜啊,地里黄呀,两三岁啊,没了娘呀。”张佳乐一边哼着,一边补着日常训练。其他的队员早就结束了训练,离开了训练室。

  训练室里冷气开得很足,张佳乐也乐得轻松。

  门却忽然被推开,带进了外面燥热的空气。

  张佳乐懒得回头,只说:“谁呀?谁来陪我了?”

  “张佳乐。”背后传来的那个声音熟悉无比,张佳乐手一抖,角色便落下了山路,成功的没有完成这次训练。

  “大,大孙?”张佳乐颤颤巍巍地回过头去。

  果不其然,是孙哲平无疑。

  “听说你昏睡了两个多小时。”孙哲平的声音听不出来什么情绪。

  不是那个“他”。

  “没什么大问题。”张佳乐随口道,“不过大孙,你怎么进训练室了?想要偷窥机密吗?”张佳乐眼角带笑。

  “不是。只是……”孙哲平没有再说下去,他顿了顿,道,“也好久没见了,吃东西不?我请。”

  张佳乐有点小心动。

  “跟你队长请了假的。”只这一句话彻底消除了张佳乐的顾虑,张佳乐丢下鼠标,想了想,又将鼠标重新握在手里,道:“ 等我一会儿,就一会儿。”随后便迅速重新开始了训练。说真的,当初韩文清站在他身后的时候,他的动作都没有那么快过。

  张佳乐忙着快速完成训练,也就没有和孙哲平闲聊什么。一时间,训练室里安静如鸡。

  孙哲平坐在张佳乐斜旁边的椅子上,眼睛盯着张佳乐的脸。

  他想起自己的那个梦了。

  梦里的张佳乐,死了。

  就是今天早上的梦,自己在醒的时候,除了满身的冷汗,还有脸上淋漓的泪。哪怕是现在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幸好不是真的。

  可惜的是,自己能够回忆起来的,也就只有张佳乐死去的那个片段。其他的,再怎么也想不起来。

  “大孙,大孙?”张佳乐伸着五指在孙哲平眼前晃了几圈。

  “哦,完了?那走吧。”孙哲平回过神来。

  (我是张佳乐与孙哲平吃东西的分界线。)

  “哗啦——”刺耳的玻璃碎裂声从身后传来。

  孙哲平转头,下一秒便不经思索地冲了过去。

  刚才还一口涮肉一口饮料地吃着的张佳乐,已经倒在了地上,脸色煞白。碎掉的玻璃碎片还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些小伤痕。

  孙哲平直接把张佳乐打横抱起,冲出了包厢。

  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超级浓郁。

  孙哲平不安地在病房外走来走去。

  医生终于走了出来。

  孙哲平连忙问医生张佳乐的具体情况。

  “病人已经醒了。只是他现在的状况,建议家长带他去找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

  来不及再问什么,孙哲平又一次听到了什么东西被摔碎的声音。他连忙冲进病房 。

  碎片落了一地。而张佳乐坐在床上,呓语着什么。

  “张佳乐,乐乐。”孙哲平颤抖着把张佳乐抱进怀里,“你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