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长情

杂食党,有粮就吃,有爱就嗑,我可以是假的,但我的cp必须是真的!

【月寿哨向】灵魂契约

  私设很多的哨向体系,ooc预警

  

  毛利寿三郎,今年16 岁,觉醒为 a 级向导,选入中央塔进行能力培训与控制。

  这是毛利第一次来到中央塔,望着中央塔宽阔宏伟的大门与绵延的围墙,毛利喃喃自语道:"我还以为自己会和姐姐一样进入神奈川塔呢。"

  "原来比起中央塔,毛利君更喜欢神奈川塔吗?"一个温和的声音忽然在毛利耳边响起。

  "诶,"毛利吓了一跳,自从两个月前觉醒为向导,毛利自觉感知力已经比以前要好了数倍,却依然没有感觉到自己身边多出一个人。

  来人有着微卷的金色头发,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我叫入江奏多,是来引领你的前辈。现在已经傍晚了,跟我走吧,我先带你去宿舍区,明天再带你去教练组。"

  毛利跟上入江的步伐,"前辈真的好厉害,我完全没有感知到前辈的气息呢,好想知道前辈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啊,等你能够感知到你的能力时就可以了哦。"

  "感知我的能力?"毛利挠了挠头,很是苦恼地说,"可是我已经觉醒两个多月了,却没有任何感知能力的迹象。我的姐姐也是向导,她感知能力就是在她觉醒的第二天,差别那么大真的正常吗?"

  入江笑了笑却没有回答,只说:"教练组会帮你解决问题的。"

  毛利跟着入江七拐八拐地走,在走了很久以后才走到静谧的宿舍区。

  "304 就是毛利君的房间的哦,门口有自动感应器,只需要站在门口就可以识别身份进入房间。"入江走到大楼门口就停下了脚步。

 "谢谢入江前辈。"毛利感激地致谢,看着入江的身影淡出视线才转身走进宿舍楼。

  整栋宿舍楼都十分安静,也不知道是此时人都不在宿舍还是宿舍的隔音实在太好,以至于外面的人听不到里面的半分声响。

  毛利走进 304,环顾四周陈设,布置得十分简洁,窗外是一片湖水,给人澄静之感。这就是自己将来要度过三年的地方吗?看完了房间,毛利将自己摔入柔软的大床。

  中央塔,是多么肃穆而又传奇的地方,这里培养了无数 sss 级哨兵和向导,为国家输入了大批的军源。虽说中央塔会召集全国觉醒了 a 级及以上的哨兵向导进行培养,可自己能进入总觉得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一路从神奈川赶来中央塔,毛利也是累了,躺在床上没多久就陷入了睡眠。迷迷糊糊间毛利感觉有什么东西蹭到了自己旁边,毛绒绒的,很舒服,毛利顺手就将它抱进了怀里。

  一夜无梦。

  第二天,毛利醒来隐隐约约地记得前一天晚上睡觉时自己好像抱住了什么毛绒绒的东西,只是今天起来特意去寻,却并未发现什么踪影。

  找不到那就算了吧。毛利有些遗憾地想着,那个毛绒绒抱起来手感好像挺不错的。

  入江来到 304,敲了敲毛利的门,"毛利君,起来了吗?"

  今天要去教练组!毛利连忙去给入江开门,"走吧入江前辈。"

  另一宿舍,一只雪豹悄然而入,随后身影消散,点点光芒散入一个正在做着训练的男子的体内。

听说有NPC碰瓷幸村?

ooc巨严重,一切行为都是为了推动事情的发展,原谅我的ooc,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反正异常讨厌抄袭还不承认的行为,缝合怪。


  某日,切原举着手机就冲进了训练场,一边冲一边喊:“部长部长!你去游戏里当NPC了吗?”丝毫不顾真田的脸色。

  彼时幸村刚刚结束训练,看着真田一脸想揍海带的模样,母爱(bushi)大发,“赤也是想表达什么吗?”

  切原将手机递到幸村面前。

  一众结束训练的人都凑了过来。

  丸井首先就惊叹了:“哇,部长你居然还兼职了游戏NPC!不过为什么这个NPC不用部长的名字?是为了个人隐私吗?”

  “诶,原来这个NPC没有用部长的名字啊。”迷迷糊糊小海带这才发现了华点。

   “虽然和我很像,但这个NPC并不是我哦。” 幸村手指往下翻了翻,将手机还给切原。

  “不是部长吗?我看到这个NPC的形象还有爱好就连绝招什么的都和部长一模一样啊。”

  “也许是偶然吧。”幸村笑了笑,对切原说,“更重要的一点难道不是赤也又迟训了吗?弦一郎在等着你哦。”

  切原发出哀嚎,却还是不得不向真田的方向跑去,去接受洗礼。

  柳看着切原离开才开口,“这个NPC和你的相似度达71.95%,这侵犯了精市的肖像权,精市有什么想法吗?”

  “这似乎是一个和我毫无关联的东西。”有一阵微风吹过来,幸村的披肩外套微微掀起了一个角度。

  “不能说是毫无关联,只能说是一模一样。”真田给切原安排好了训练内容走了过来,他已经从切原那里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这跟一个词好像啊,‘碰瓷’,这个游戏就像是在碰部长的瓷,吸部长的热度诶。”丸井嚼着泡泡糖说。

  柳生又将一个手机递到了众人面前,“我看了看这个游戏,游戏说是原创人物。”

  丸井吹的泡泡“啪嗒”一下爆掉了,“原创?原创的人物和部长一模一样?这就是侵权吧。”

  “一边说原创,一边侵犯别人肖像权,无耻puri”

  另一半,在获得幸村的许可以后,真田直接将这个游戏举报投诉一条龙了,要不是幸村拦着,真田还能打电话回去询问一下怎么状告侵犯他人肖像权的行为了。

  “给这个游戏一次机会,毕竟能和我这么像,也是有缘。”

  

  

  今天去看了哪吒,真的好看到爆炸!我且来说说我的一些感受。(纯属自己的瞎逼逼,勿喷)

  在电影最开始呈现的一年时光里,哪吒开心的日子不多。爹那时还未归来,娘亲又要肩负起斩妖除魔的责任,陈塘关的人对他是害怕再加上厌弃。于是小哪吒很孤单,绝大部分时间只有他一人。我觉得哪吒会如此调皮,或许也是因为孤单的原因吧。因为孤单,所以他想让别人注意到他,所以才会如此。在哪吒溜出府时(忘记是哪一幕了),有一个小姑娘递给他一个毽子,他那时的表情是有多么多么的开心。他就是一个破小孩,以胡闹来表现着,看我啊看我啊,我们能做朋友啊。只可惜,那些人都怕他。

  正如电影里面说的那样,成见是一座大山(然后我就记不住了)一般,它已经成山,在人心里根深蒂固,除非你付出超大的代价,否则你无法消除它。在哪吒打妖怪的那个时候,人们说的是什么?他们在说,哪吒纵火,哪吒拐走了小女孩儿。小女孩明明都在说是哪吒在打妖怪,有人听吗?有人理解吗?没有。为什么?那是因为他们心里已经有个长久以往的声音在对他们说,你看哪吒以往调皮胡闹惹是生非,所以这一次一定是他的不好,他的过错。而哪吒面对这些,他还能怎么做呢?但是哪吒终归消除了这些成见,以元神存在,而肉体消亡的代价。

  哪吒的父母,是极好的。一命换一命,那是吾儿。多么深重的爱,才会如此对待。(啊啊啊啊啊,明明看电影时有好多感触的!)

  敖丙,可以说是背负着巨大的使命与责任。他同样也是个孤单的人,没有朋友,

只有他一人。或许陪伴他度过每个夜晚的,只有那些海水。他虽孤单,但依然保持着一颗向善的心。

  (瞎逼逼不出来了……)

  哪吒真的超**好看,他曾是一代人的童年,现在,他重新归来,魔童降世。

 


【双花】星梦·最终章·下

  那什么,前文请戳头像

         双花only

         日常ooc



   最近,张佳乐的粉丝感受到了一种名叫悲哀的情绪。在夏休期里,哪怕是要集训,职业选手们与粉丝的互动也是要多那么一丢丢的。

  但是!他们家乐乐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更新动态了!他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看见乐乐那嫩嫩的脸蛋,也没听到乐乐那好听的声音了:(

  难道我们的乐乐被外星人拐走了吗?QAQ.

  而此时,孙哲平带着张佳乐直接到了全球最权威的心理医生之一,陆嘉深家里。

  “现在,想象你自己正处于一片非常美丽的森林里,落日的余晖轻轻地洒下来……”陆嘉深的声音越来越缥缈。

  看着张佳乐一点一点地安定下来,孙哲平松了一口气。

  “你这种方法真的行吗?”孙哲平的声音里带着疑问。

  陆嘉深却不生气,“如果不是因为你找不到别人来治疗他了,你会来找我吗?这是最后一线希望了吧。你除了祈祷这个方法可行,你还能干什么?”

  的确,孙哲平现在什么也干不了,因为他真的只剩这最后的一线希望了。

  

  张佳乐死了。

  这个消息刚刚传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张佳乐的粉丝都不相信。可是后来的消息报道铺天盖地地来,粉丝们真的慌了,他们真的怕,怕这个消息,是真的。

  后来,来张佳乐所在的公司都承认了这个消息。

  那时候,粉丝们只感觉天都塌了。

  同一时间,孙哲平宣布息影。

  他说:“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不测风云让你始料不及,躲闪也不及。我已经遭遇过一次,而这第二次,我不想再承受。现在,我只想去找一个人,我怕那人一个人孤单。”

  而张佳乐就出现在这个时刻。只不过没人看得见他罢了。

  张佳乐默默地听完孙哲平这段话。这大孙,怕不是有什么不好的念头哦。张佳乐想。

  果不其然,就在差不多两个小时以后,孙哲平将车开到海边,有一种一跳解千愁的模样。

  这个傻B!张佳乐有些哭笑不得,或许是想哭要更多一些。但就凭他现在这状况,孙哲平看不见人也听不见他声音的,他能做些什么!?

  “乐乐别怕,我知道这是个梦,等我死了,这个梦肯定就结束了。等它结束了,我们再一起打荣耀一起抢boss,好不好?”

  ?!!!!!什么情况?!!!!

  张佳乐也忘记了自己现在的状况是别人看不见的,他直接冲上去一把扯住了孙哲平的衣服,“孙哲平!大孙!你什么意思?!”

  以为张佳乐已死的孙哲平:exm?乐乐?

  明明先前别人还看不到碰不到的张佳乐:exm?我能碰到人了?

  惊喜,抑或是狂喜的情绪从孙哲平身上散发出来。

  孙哲平直接掰过张佳乐的头,一低头就亲了上去,似要把张佳乐拆吃入腹。

  然后他们去车里干了爽。

  车里空间本就不大,再加上那味道又是在太浓郁,张佳乐想开个窗,却发现手根本就没力气,连抬起来都困难。

  而孙哲平依然抱着张佳乐,他细细密密地啄着张佳乐的脸庞。

  “别……”得,连声音都喑哑了。张佳乐咳了几声。

  听见咳嗽声,孙哲平拍了拍张佳乐的背,还递了瓶水送到张佳乐唇边。

  张佳乐就着孙哲平的手喝了好几口水才清了清声音,道:“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玩荣耀,抢boss……”

  “乐乐,”孙哲平放下水,又抱住张佳乐,“我一直都是我,不管我是否记得那些关于荣耀的记忆,我也依然爱你。”

  “居然那么肉麻,犯规啊。”张佳乐嘟囔着。

  “还有啊,乐乐,”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眼睛,“这是梦,你该醒了。”

  

  张佳乐猛的坐起来,“砰”地一声撞到孙哲平额角。

  “哎呦,不是,大孙你干嘛?”孙哲平按着额头,有些嗔怪地看着孙哲平。

  孙哲平伸过手,把张佳乐的眼睛挡住,“别这么看我,我要硬了。”

  “咳咳!”陆嘉深咳了好几下,“小两口调情也不是这样调的吧。你们在意过我这个单身狗的感受吗?”

  孙哲平和张佳乐同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你还是算了吧!”两人异口同声,说完又相视一笑。

  陆嘉深: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然后经历过很久没有见过张佳乐更新各种动态的粉丝们,突然在某一天,经历了大量的狗粮投喂,没错,就是狗粮。因为张佳乐呀,他和孙哲平公开出柜了,还高调炫耀了一下自己和孙哲平在国外扯的结婚证。

  嗯?你问后来?

  当然是孙哲平和张佳乐一起走到了时光的尽头啊。

  哪怕华发满头,即便记忆失存,我也爱你如初。


【双花】星梦.终章上

  经年累月,寒来暑往。
  张佳乐难得有一次休息的假期,他掏出手机,准备打一个电话给孙哲平,约他出去吃东西的时候,蓦然发现,他们已经半年多没有联系过了,自从那件事以后……  张佳乐手机一扔,就仰躺着躺到了床上,手臂淹着双眼。
  说起来也好笑,难道吃亏的不是他吗?
  算了,张佳乐又摸索着把手机摸了出来,接通以后就说:“言时,走,老大带你度假去!”
  次日,晨。  “今日早晨9点26分,一辆白色的雪佛兰冲出国渡大桥,落入了泪江。现在让我们来采访一下目击者。”
  孙哲平很是随意地擦着头发,顺便瞟两眼正在播放的新闻。 
“那个开着白色雪佛兰的人,一定是张佳乐!那可是我的偶像啊!怎么可能认错!只是……”女孩子已经开始哭起来了。
张佳乐!  孙哲平瞬间就认真,他连忙翻出手机,按通了张佳乐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情稍后再拨。sorry……”  前所未有的恐慌如海啸般涌来。孙哲平从来都没有想过张佳乐会出事。
  或许,这只是一次误认。但孙哲平却急急忙忙地冲出了门,冲向泪江边。 
记者早已堵满了路,只等着人被救出来以后抢着拍照。据说,那可是影视明星张佳乐啊,若是抢到了这等好料,何愁最近几个月的奖金!
  “救出来了,救出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先嚎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所有人都朝那个地方涌过去。
  从路上抬到救护车里,也就顶多不过十几秒的时间,所有的人都争先恐后地按着快门。
  而躺在担架上人对此毫无感觉。他躺在担架上,没有动作,也未曾睁开双眼,就连胸口也没有起伏,就像是死了一样。  孙哲平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那漂亮的青年一动不动,死一般沉寂。
  那真的是张佳乐。  那个近一年来被他放在心尖上,却又从来都没有诉说清楚的张佳乐。
  孙哲平死死地盯着那张消瘦苍白的脸庞。直至他被送上救护车,直至所有人都散尽,他依然站在原地,未曾挪动半步。






“张佳乐,张佳乐?快醒醒,快醒醒。”急促的声音将张佳乐意识唤回,张佳乐睁开眼,入目的是霸图的一众队员,就连队长韩文清也在。

  “诶?这是怎么了?”张佳乐有点懵,上一秒他还在水里泡着,下一秒,他就已经睁开双眼躺在霸图战队里他自己的床上。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佳乐坐了起来,一脸茫然。

  “你训练迟到了十分钟以后,副队就让小宋来叫你,但你一直都没有醒过来。你现在都已经睡了将近两个小时了,我们还盘算着你要是再不醒过来的话,就随便找地把你埋了。”林敬言半开玩笑地说道。

  “哈?想要把我埋了?你们没前途了。真的。”张佳乐满正经地说。

  “既然前辈已经醒了,那前辈记得把今日缺的训练给补上。我们就不打扰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率先退出了卧室。

  “好好休息。”韩文清也甩下了一句话,退了出去。其他的队友也挨个走出了门。林敬言还做着口型问他要不要告诉孙哲平。

  张佳乐失笑一声,摇了摇头。

  待所有人都出去了以后,张佳乐再度躺了下去,侧身,望着窗外。因为没有拉窗帘的原因,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洒了一床的光。

  难道,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吗?

  一场梦,一场空。

  

  “小萝卜啊,地里黄呀,两三岁啊,没了娘呀。”张佳乐一边哼着,一边补着日常训练。其他的队员早就结束了训练,离开了训练室。

  训练室里冷气开得很足,张佳乐也乐得轻松。

  门却忽然被推开,带进了外面燥热的空气。

  张佳乐懒得回头,只说:“谁呀?谁来陪我了?”

  “张佳乐。”背后传来的那个声音熟悉无比,张佳乐手一抖,角色便落下了山路,成功的没有完成这次训练。

  “大,大孙?”张佳乐颤颤巍巍地回过头去。

  果不其然,是孙哲平无疑。

  “听说你昏睡了两个多小时。”孙哲平的声音听不出来什么情绪。

  不是那个“他”。

  “没什么大问题。”张佳乐随口道,“不过大孙,你怎么进训练室了?想要偷窥机密吗?”张佳乐眼角带笑。

  “不是。只是……”孙哲平没有再说下去,他顿了顿,道,“也好久没见了,吃东西不?我请。”

  张佳乐有点小心动。

  “跟你队长请了假的。”只这一句话彻底消除了张佳乐的顾虑,张佳乐丢下鼠标,想了想,又将鼠标重新握在手里,道:“ 等我一会儿,就一会儿。”随后便迅速重新开始了训练。说真的,当初韩文清站在他身后的时候,他的动作都没有那么快过。

  张佳乐忙着快速完成训练,也就没有和孙哲平闲聊什么。一时间,训练室里安静如鸡。

  孙哲平坐在张佳乐斜旁边的椅子上,眼睛盯着张佳乐的脸。

  他想起自己的那个梦了。

  梦里的张佳乐,死了。

  就是今天早上的梦,自己在醒的时候,除了满身的冷汗,还有脸上淋漓的泪。哪怕是现在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幸好不是真的。

  可惜的是,自己能够回忆起来的,也就只有张佳乐死去的那个片段。其他的,再怎么也想不起来。

  “大孙,大孙?”张佳乐伸着五指在孙哲平眼前晃了几圈。

  “哦,完了?那走吧。”孙哲平回过神来。

  (我是张佳乐与孙哲平吃东西的分界线。)

  “哗啦——”刺耳的玻璃碎裂声从身后传来。

  孙哲平转头,下一秒便不经思索地冲了过去。

  刚才还一口涮肉一口饮料地吃着的张佳乐,已经倒在了地上,脸色煞白。碎掉的玻璃碎片还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些小伤痕。

  孙哲平直接把张佳乐打横抱起,冲出了包厢。

  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超级浓郁。

  孙哲平不安地在病房外走来走去。

  医生终于走了出来。

  孙哲平连忙问医生张佳乐的具体情况。

  “病人已经醒了。只是他现在的状况,建议家长带他去找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

  来不及再问什么,孙哲平又一次听到了什么东西被摔碎的声音。他连忙冲进病房 。

  碎片落了一地。而张佳乐坐在床上,呓语着什么。

  “张佳乐,乐乐。”孙哲平颤抖着把张佳乐抱进怀里,“你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双花】与君缘 3

   叮——副cp喻黄已上线,食用快乐
日常ooc
长情の脑子已掉线

  张佳乐将身上的红衣换成了现在很普遍的白t加牛仔裤,离开了他呆了上千年的老树。
  大街上很热闹,人来人往的,不少人都拿着个方形的小玩意儿,边走边玩。
  张佳乐走在街上,东走西走,并迅速找到了一家甜品店。
  人类发明新吃食的力量还真是不容小觑呢!张佳乐在吃甜点的时候想。
  一阵好听的风铃声响过,又有人进了店。来人身上,带着一股张佳乐很熟悉的味道。
  张佳乐抬头看着进来的两个人,却迟迟想不起来那股熟悉的味道究竟属于谁。
  或许是张佳乐的眼神太过直白,其中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人也看了看张佳乐。
  “卧槽!张佳乐!”那人很震惊,向着张佳乐走过去,“你这么会在这里?你来这里干嘛?你不是说你要在那里等着那个人吗?难道是你终于想通了,不等了,准备出来浪迹天涯,吃遍大江南北了吗?我跟你说啊,你早该这样的。你再等,等来的不过是个转世而已,而且还是个不记得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的转世。等来,也没有什么用嘛。”那人边走边说,却没有发现他旁边那个人的脸色变得煞白。
  张佳乐抚额,凭着那人的话量,他终于能够确定那人是谁了。
  “黄少天你闭嘴好吗?你说我等的人只是个没有记忆的转世,那你又何曾不是与我一样呢?”张佳乐放下手中的甜点,看了一眼黄少天,又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等着黄少天的温和男子。
  “文州他……”黄少天哽咽了一句。
  “他什么?难道你想说他不一样吗?”
  “唉,不跟你争论了。”黄少天叹了口气,在张佳乐对面坐下,伸手拿了块小蛋糕,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那你来干嘛?你等到你要等的人了吗?”
  “等到了,只是,”张佳乐有些茫然地擦了擦眼眶,“只是他不记得我了。”
  “我每次找到文州的时候,他,”黄少天说着,他的电话响了。黄少天一看,是喻文州打来的。黄少天转头,诶,文州刚才不是还在这里吗?什么时候走了?黄少天连忙接起电话。
  “喂,少天。”喻文州的声音带着他一贯的温润与平和,“我先走了,你和你的朋友好好聊会儿吧,服务员一会儿就会将甜点送过去的,嗯,都是你爱吃的。”
  “好的好的,一会儿我回学校找你吧!”
  “嗯,一会儿见。”
  “嗯,拜拜拜拜拜拜拜拜拜拜拜拜,最爱你了,文州。”黄少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断了电话。
  喻文州看了一眼结束了的通话,轻笑了一下,慢慢编辑了一条短信,给黄少天发了过去。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发来的短信,笑的甜蜜蜜的。
  坐在黄少天对面的张佳乐看着对面的情侣狗,忽然很想一块甜点给戳到黄少天脸上去,谁让他们乱发狗粮,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啊!汪!
  最后那个汪是什么鬼!张佳乐整理了一下思绪。
  “我刚才说到哪儿了?哦,我每次找到文州的时候,他也是那样啊。”黄少天咬着叉子,回忆道,“对待我,和对待其他人,都是一样的,温和而疏离。那时候,真想冲过去抱着他,告诉他我是他的爱人,可是我不能这么做。只能一步一步地来。虽然这样耗的时间久了点,但结果还是不错的。至于你,我觉得你怕是一见到那个人就扑过去抱住他了吧?以我数十次的经验来看,这样做只会将你们给推远的,要想补救,就得多花费几个周或几月了。”
  “我那不是高兴坏了吗?”张佳乐闷闷地回了句。
  黄少天对着张佳乐招招手,“按你现在这局势,我免费赠你四个字。”
  “什么字?”张佳乐靠近了点问道。
  “死缠烂打。”看着张佳乐怀疑的小眼神,黄少天说,“真的,就只有这个方法最好使了。反正他在哪儿,你就在哪儿,日久生情总是真嘛。对了,你等的那个人到底叫什么名字来着,你都没有和我说过。”
  张佳乐挠了挠脑袋,他记得他好像和黄少天说过啊,难道是他记错了?张佳乐还是又告诉了他一遍,“他叫孙哲平。”
  “孙哲平,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黄少天想了想,“那不是今年和我跟文州一起进经济系的那个新生吗?!原来他就是你要找的人啊。”
  “什么经济系?”张佳乐一脸问号,没办法,与世隔绝的有点久了,什么都不知道,就连付甜品的钱还是他用妖力幻化出来的。
  “大学里分的系。”黄少天瞥着张佳乐,“我觉得我需要把有关这社会的知识传给你,不然,你要弄出大事情。来,手伸出来。”
  黄少天将记忆传过去,张佳乐则闭上眼睛,细细翻看。
  “还真新奇啊。”张佳乐在看完那些记忆以后,感慨了一句。
  “走,去我那个学校报名读书。用我教你的方法,保管你在三个学期之内,追回孙哲平。”在吃完所有甜品以后,黄少天道。
  “三个学期?那都一年半了,那么长。”
  “这还长?我追文州,可是追了三年多好吗?!你就不能知足点吗?想当初”黄少天一脸悲愤地讲。
  “停停停,黄少天,黄大爷。走,去你学校了可好?”张佳乐连忙打断了黄少天的话。
  “走吧。”

【双花】与君缘 2

私设孙哲平母亲姓张
日常ooc
长情脑子日常不在线
emmmmmmm……
看得愉快!
顺便说一句,外面的阳光是真的好,真的不出去晒晒吗?
晒太阳可以长高的哟

  春光尚好,这时节,正是京外桃花开得艳丽的时候,孙哲平约了三两个好友,一起去京外赏桃花。
  几个清俊的公子哥骑着马,却骑得不快,慢悠悠的。不远处的花楼上,伸出了几只摇着绣帕的玉手,还有姑娘捧着淡紫色的小花,似乎在准备着当骑马的公子哥过来时,将小花与绣帕一同掷下去。
  倒真有那么几分“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意味。
  说到那京外桃花,那可是绵延十里而不绝啊,当年先皇娶后,为了讨新后欢喜,先皇下令在京外种植桃树。而且每年都会栽种新的桃树,时至今日,也就有了现在这般规模。就连登基不久的新皇也开始下令在京外桃林栽种新的桃树了。
  “看来这京外桃林啊,说不定会有百里呢。”
  “说不定真的会有,你看啊,依照皇帝这栽桃树的举动,一代一代传下去,也不知道会传多久。”
  “喂喂喂,别想了,要是百里的话,那可就占了半壁江山了。若是这样的话,以后你住哪儿,住桃树上?”
  “说说而已嘛,管他能有多少。我在意的可是这份景致。改天带着几位小姐出来,啧啧,桃花林里桃华缘啊。”
  “诶,孙哲平,你看什么呢?”同行的人聊着天,却没有听到孙哲平的声音,扭头看回去,发现孙哲平正在盯着一颗桃树发呆,问了一句。
  “那儿,是不是有个人坐在树上?”孙哲平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桃树。
  “有吗?”同行伙伴望了过去,只看到了悠悠落地的桃花花瓣。
  “没有吗?看的是桃花太艳看花了眼啊。 ”孙哲平嘟囔了一句,跟上了同行人的步伐。
  “嘿,我到是想起来了,有人说前些日子啊,有人在这桃林里迷了路,出来的时候却抱着一罐蜜……据说啊,那蜜甜得隔个二三十步,都能闻到甜味……”人的声音渐渐远去,图钉一些破碎的声音,被风吹过来。

  花妖最近很烦,因为他总是能够看到一个人类在 他面前晃悠,昨天是带了几位漂亮的小娘子,前天是带了几个狐朋狗友,前前天……唉,不说也罢,那人肯定是觊觎他酿的百花蜜!对,肯定是这样!我才不会在让人类那么轻易的又偷走我的百花蜜呢!就剩最后一点儿了!花妖抱紧了自己手中的罐子。
  今日,那个人类是一个人来的呀。 花妖坐在枝头悄咪咪的看着那个人类。也不能怪他一直盯着那个人看,谁叫,谁叫那个人类挡了他的视线,他实在是懒得挪窝儿。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花妖一直盯着孙哲平看的原因 ,孙哲平竟然向着花妖坐的地方,径直走了过来。
  反正他又看不见我,虚什么。花妖想到。
  孙哲平倒是没想到,桃花树上竟然坐了一个红衣少年,而且坐的位置还不矮。难道是因为坐得太高下不来了吗?
  “喂,你是下不来了吗?需要我帮你一把吗?”孙哲平冲着树上的人说道。
  诶诶诶诶!那个人类!那个人类竟然看得见自己?!花妖惊得差点摔了手中的罐子。他应该不是在对自己说话吧?花妖伸长了脖子,左看看右看看,看遍了四周,发现只有自己和那个人类在这片桃林里,所以,那个人类的话,是对自己说的。
  孙哲平看着树上的人东张西望了大半天之后,再一次问道:“需要我帮你吗?”咳,刚才那人在听到自己说话之后的表情,还……咳咳。
  很少有妖哦不,很少有人会关心自己呢。
  “不,不用。”花妖从树上跳下来,那么高的高度,也没摔着。
  “人类,你不怕我吗?我可是妖怪哟!”花妖从树上跳下来以后,拉长的声音对着孙哲平说。
  “看你的模样,你应该是这只花妖吧,而且道行还很浅薄。”出了花妖意料的是,孙哲平并没有落荒而逃,反而还慢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
  你才妖力浅薄!你全家妖力都浅薄!
  按照他们人类的话本子,这应该叫什么来着,花妖歪着脑袋想了想,哦,是“人类,你引起了我的兴趣”。不过花妖此刻,还有一个更重大的问题要问。
  “你是谁呀?你来这里干什么?不会是想像其他人类那样偷走我的珍宝吧?”花妖抱紧了手中的罐子,一脸警惕的望着孙哲平,随时准备起法术,将他送到千里之外。
  “你的珍宝?是什么?”
  “我独家酿制的百花蜜!喂,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呢!”
  “孙哲平,我叫孙哲平。你呢?”
  “我?我什么啊?”花妖一脸茫然地望着孙哲平。
  “你的名字啊。”孙哲平被花妖这反应逗乐了,难道妖怪没有名字的吗?
  “我可不像你们人类那样有名字呢。”
  还真的没有名字啊。“正好我前几天翻书的时候,翻到过几个不错的字,嗯,佳乐,如何?”
  “佳乐?听起来不错啊!我喜欢!”花妖抱着罐子原地转了个圈圈儿,转完了圈圈,又意识到个问题,“不对,我的名字要比你的少一个字诶!”
  孙哲平看着花妖,忽然想起了自己已故的母亲,说道:“那,叫张佳乐,如何?”
  花妖想了想,“好,那我从今天起,就叫张佳乐了!”
  花妖,应该说是张佳乐,将手中的罐子递给了
孙哲平,“这百花蜜,就当是你给我取名字的谢礼了。按照我们的规矩,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我一辈子的朋友!”

  ——————————
  “又是梦啊。”清晨,孙哲平起床,清清楚楚地记着晚上的梦,难道那就是所谓的前世记忆?
  啧,离奇。怕是梦还没有醒呢。孙哲平用冷水泼了自己一脸,吃早饭去了。
  直到上课,孙哲平都还记得梦中的场景,那桃花开得艳,树上坐的人,比桃花还艳……
  又是一个夜晚。
  希望今天不要在做那种梦了。入睡前,孙哲平想。

【双花】与君缘

ooc可能会很多,哈哈哈哈,开心就好。
人类孙×花妖乐,可能甜,也可能有刀。
长情脑子日常不在线


1.
  孙哲平,19岁,k大经济系新生。
  此时的他正一脸不耐烦地拖着行李箱,往宿舍走。孙哲平是B市人,要不是他老爸非逼着他来读k市这个著名的k大的话,那他现在可能还在和朋友们一起游戏人间呢。
  “哈哈,一个有着强大妖力的人类!如果能吃了他,我的妖力肯定能够精进!”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孙哲平背后传出 ,一只只剩下白骨的爪子伸向了孙哲平。
  可是,作为人类,孙哲平听不见也看不见妖怪。
  眼见着那白骨妖的爪子就要抓住孙哲平了,一根藤条突然出现,抽飞了那只爪子。
  “你怕是疯了,这个人你也敢碰!你是想让张……大人吃了你吗?”藤条说道。
  “张……大人?他,他是那个人的转世!!”白骨妖的声音染上了极大的惊恐。
  “还不快滚!”藤条妖的声音变得急促而尖锐。
  白骨妖消失在了空气中,藤条妖则缩得小小的,轻轻地附在了孙哲平的行李箱上。
  “什么东西?”孙哲平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转身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他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2.
  自从来到了k大以后,孙哲平每天都会做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着一个看不清脸的红衣人,长发飘飘,颇有着仙人风范。
  但,那是谁呢?孙哲平很肯定,他从未见过那个人。

  “大孙,大孙,大孙,你怎么还不来找我?我好想你。”一身红衣的人儿,坐在大树下,阳光洒了下来,模糊了那人的脸庞。
  孙哲平走近,那红衣人忽然转过头来,脸庞上满是斑驳的血泪。

  “呼!”孙哲平猛的从床上坐起,四周是无边的黑。
  是梦啊。孙哲平松缓了一口气,又躺了下去。可是为什么心会那么痛呢?

3.
  午休时间,孙哲平坐在角落里,埋着头睡觉。
  “孙哲平,孙哲平!”有人拿笔戳戳孙哲平,又叫了他好几声,孙哲平才醒。
  孙哲平揉揉眼睛,没好气地问道:“什么事?”
  “经济系和美术系举办的写生活动你要参加吗?如果要参加的话,就在周五上午,美术厅集合。”
  周五上午?似乎没课。
  “去。”吐了一个字出来,孙哲平又倒在了桌子上睡了起来。

4.
  “人都到齐了吗?到齐了就出发了。”领队老师说完就领着参加活动的同学上了校车。
  沿途风景很好,还有些看起来古老的建筑,古色古香的。恍惚之间,孙哲平觉得自己好像来过这里。
  怎么可能,孙哲平打断了自己的异想天开。

5.
  “哇,好漂亮啊。”孙哲平身旁的以为女同学在下了校车以后,感慨道。
  漂亮吗?孙哲平看了看四周的枯枝杂草。说实话,有时候他真的不能赞同有些女生的审美。(这就是你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女朋友的原因!)
  “的确不错。意境很好。”带队老师也来了这么一句。
  孙哲平不想赞同她们的话,他捧着速写本,一个人溜达到了一个寂静的地方。
  话说这个地方安静得有点可怕啊。
  孙哲平瞅准了一棵快要枯死的老树,动笔开画。

6.
  “大孙!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一个欢快的声音从孙哲平身后传来,声音的主人还死死地抱住了孙哲平。
  孙哲平艰难地从那个怀抱里挣脱,他看着那个一身红衣,脸上写满了欢喜的人,说道:“你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诶?!”红衣青年特别惊讶,“怎么可能!大孙你是不是在逗我!”
   “抱歉 ,我是真的不认识你。”孙哲平拾起刚才落下的速写本,向集合点走去。早知道会有这麻烦,就应该寻两个同学一起的。
  “大孙大孙!”红衣青年连忙跟上了孙哲平的步伐,“我是张佳乐啊!这个名字还是你给我取的呢!你怎么能说不认识就不认识呢?哪有这样的道理!”
  孙哲平没有理那个自称为张佳乐的人,一个劲地只顾往前走。

7.
  “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他们都去写生了吗?”孙哲平到了集合点的位置,却发现这里空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如果不是校车还停在这里的话,他就会怀疑其他人都走了,把他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没有人正好啊!”张佳乐走到孙哲平身旁。
  孙哲平有些头疼,“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了,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你以前说过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所以现在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我什么时候……”话未说完,孙哲平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再一睁眼,就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两个女同学。
  “你终于醒了!刚才看你躺在这里一动不动地的,还真是有点害怕呢。”一个女同学说。
  “没事,我就只是睡了会儿。 ”如果不是梦,怎么可能会遇到那么奇怪的人。
  孙哲平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向集合点走去。
  身后的两个女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却还是跟在了孙哲平身后,一起去集合点。

8.
  “张佳乐,张佳乐……”孙哲平在睡觉之前,想起了那个红衣青年。话说那人似乎和自己梦里的一模一样啊。
  自己是真的认识张佳乐吗?

9.
  张佳乐大人好可怜。依然附在行李箱上的藤条妖默默地想到。

看到这里累了么,累了就出去晒晒太阳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