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长情

杂食党,有粮就吃,有爱就嗑,我可以是假的,但我的cp必须是真的!

【月寿】寻找月光

 ooc预警,cp月寿&修奏

  本文又名:少年们的冒险之旅

  本文还名:三津谷被迫害的旅程

  

  

  

   "月光桑,你见过真正的月光吗?"毛利和越知并肩躺在仿生草坪上,远处的灯光星星点点,整个地下城都是一副静谧的模样。盯着那些灯光,毛利忽然问道。

"没有。"

"既然如此,我们去寻找真正的月光吧!"毛利跳了起来,朝越知伸出手,"月光桑要和我一起吗?"

此时的毛利显得兴致勃勃,一双大大的猫眼里倒映着越知的身形,明明此处是没有什么光亮的地方,越知却仿佛看到了只在书中出现过的阳光。

"好。"越知的手握上了毛利伸出的手,略微借力站了起来,"那我们就去寻找真正的月光。"

地下城里是不会有月亮的,更甭谈月光,只有离开地下城去到上方世界才能看到月亮。

"只有我们两个人是没法去到上方世界的,需要一些人的帮助才行。"越知已经在思考去上方世界哪些人会提供助力,或者说是,会和他们同行。

毛利也知道这个想法不会是今晚提出明天就能出发的,还需要细细谋划才是。

"你们想去上方世界吗?"当毛利说出这句话时,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他们这一辈人都是从出生就在地下城的,上方世界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书里的故事,就算是小时候有过那种去上方世界的念头,也在后来成长的过程中被打消了。

"毛利脑袋撞到了?"种岛围着毛利转了一圈,"不对啊,这越知在也不会让你有这机会胡闹啊。"

"你们难道不想自己亲自看一眼上方世界的样子吗?总是在书里看或者是听老人们讲,哪里有自己亲眼目睹那么畅快。"毛利气鼓鼓地避开种岛的打量,"而且这件事情还是我和月光桑一起决定的!"

"越知怎么也跟你一起胡闹起来了,难道!"入江瞪大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见毛利被左右为难,越知把毛利拉到身后,"既然你们没有想去上方世界的想法,那我们就先走了。"

毛利躲在越知身后冲种岛入江二人做鬼脸。

"谁说不去了,那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去上方世界一探究竟啊⭐️"种岛吊儿郎当地说,"谁会想要一直都是听别人说而不是自己去一探究竟呢?"

"上方世界会有许多我没有收集到过的数据。"三津谷扶了扶眼镜,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想来能在真正的月光下吹萨克斯也是一种独特的体验。"入江笑得眉眼弯弯。

决定下来只需要十几分钟,为它而做的准备花了五人快两个月的时间。

"按照计划,第一步是我们需要得到三船教练手中可以出学校的权限。"三津谷看着密密麻麻的计划书,说出了第一步,"可以在三船教练的酒中下药,然后趁机去复制权限。至于药,我已经配好了。"三津谷举起了手中颜色诡异的药水。

毛利看着那药水奇奇怪怪的颜色,不由得发问:"教练会喝这种有着奇怪颜色的酒吗?"

"这就要看你们了。我保证我的药水足够让教练睡上一个小时。"

越知接过药水,"这件事就交给我和种岛。"

"那就看我们两个的了⭐️"种岛站起来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和越知一起出了门。

"我们两个就去给他们望望风吧,免得他们被当场抓包。"

有的时候不得不说,入江前辈真的是有一双乌鸦嘴。看着平常基本不在教练区的斋藤教练往三船教练屋子走去,毛利学了几声鸟儿的鸣叫,向屋内行动的人发出信号。

入江则向斋藤教练走去,发挥自己的演技为屋内二人拖延着时间。好在入江的演技经得起考验,成功拖到了越知和种岛二人出来。

毛利就像是信号发布机一样,又向入江发出信号。入江才结束和教练的谈话,礼貌地告辞。

权限拿到了以后,五人很轻松自在且光明正大地出了学校。

此时已时值下午,五人潦草地解决完晚餐,静待夜晚的降临。

是夜,城门处的供电忽然被切断了,城门一下子陷入黑暗,城门上的电网也随之被关闭。

负责人向供电所确认情况,得知是城门处的供电线路意外断裂,供电所已派人紧急修复。没多久,城门就恢复了供电,无人知道有人正是趁着这短暂的断电时刻从城门攀爬而出。

那么短的时间,那么高的城墙,能够爬出来真是少不了三船教练对他们的疯狂训练。

"呼,"毛利喘着粗气,"以后训练真的不偷懒了,看来三船教练的训练还是有些好处的。"

越知从背囊里翻出水,递给毛利。

种岛有样学样,也将水递给了入江,得到了入江一个嫌弃的眼神。

五人修整好以后继续出发,正欲出发之时,种岛将人拦了下来,"等等,是巡逻机器人的声音。"种岛的听觉向来优秀,众人没有异议,停下了动作。

一队巡逻机器人是五个,正好合了毛利等人的人数。毛利和众人比着手势,其余人会意,每一人悄无声息地解决了一个巡逻机器人。作为学校的高材生,说实话,巡逻机器人不是他们的对手。

种岛随手拆下了机器人的能源石,在手里抛着玩。

这个小插曲过后,一行人又踏上了去往通天之柱的路程。通天之柱是在建立地下城之时竖起的不规则石柱,地下城的八个方向上都竖起了十余根通天之柱,用以支撑与连接上方世界。其实去上方世界坐通天之梯才是最快捷的方式,奈何毛利一行人没有坐通天之梯的权限。

"这片荒漠好大,徒步走出去好不现实。"毛利借着手中的照明设备照了照远方,此时已经离地下城等等距离比较远了,照明设备的使用也不会吸引到守卫的注意力。至于巡逻机器人,这里已经超出了它们的巡逻范围,更无需忧心。

三津谷翻出之前绘制的地图,推算了一下距离,"只靠徒步的话,要花费我们三天的时间。我建议现在先行休息养好体力,明天再全力出发。"

月寿修奏四人没有什么别的意见,索性就在原地找了个避风处休息。只是毛利已经自觉地扑在了越知怀里,种岛和入江两人也靠在一起贴贴,还美其名曰这样可以保暖。三津谷开始思考自己这次和他们一起出发是否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五人是被地下城定时亮起的光给亮醒的。

毛利往越知怀里缩,还一边嘟嘟囔囔:"以前怎么没注意过地下城的光那么刺眼。"

越知伸手给毛利挡了挡光,"以前是在屋里,就不觉得光刺眼了 。"估摸着毛利的眼睛已经适应了这个光亮,越知才放下手。

毛利伸手捋了一下越知长长的刘海,"那月桑是因为刘海挡住了眼睛所以不觉得刺眼吗?"

看着毛利又在逗弄越知,种岛不由得对身旁的入江吐槽:"奏多闻到了吗?全是恋爱的味道哦⭐️"

还在一旁的三津谷:我看你俩也没好到哪里去。

晨起的快乐时间并不多,收拾好后,五人继续自己横穿荒漠的大业。

走出了不远的路程之后,眼尖的毛利发现了一些东西。

"你们看,前面是不是有车?"众人随着毛利指的方向看去。

"似乎是废弃的车子,我们可以去看看能不能修好它。"入江的机械学十分优秀,修理车子什么的不在话下。

走近了之后发现 停在这里的两辆车子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入江检查了以后决定把两辆车互相拆补,越知和三津谷给入江做副手,毛利和种岛一边为他们递东西,一边快乐摸鱼。

"好了。"经过了好几个小时的努力,入江把其中一辆车修好了,"现在就差能源石了,修桑,你昨天拆下来的能源石呢?"

"糟糕,昨天抛着玩,拋着抛着就给弄掉了。"种岛大吃一惊。

入江温和微笑,"修桑你再好好想想。"

"呐,还是骗不过奏多。"种岛从衣袋里翻出能源石递给入江,还顺手给入江擦了一下刚刚修车时脸上弄到的黑灰。不过这一擦反倒让本来不是很多的黑灰给弄成了长长的一道,让入江看起来更像是一只小花猫了。

毛利憋不住笑,背过身把头贴在越知肩上以掩盖自己的使劲向上翘的嘴角。

入江意识到了什么,直接拿起来种岛没有好好穿的外套的一边袖子来擦了擦脸。

三津谷则默默地从入江手里拿过能源石安在了车上。

车内空间并不大,副驾上只能放四个行囊,后座上除了要挤下三个大高个和入江,还要再额外多放一个行囊,这使本就狭小的空间更加拥挤。

毛利紧紧地贴在了越知旁边,怀里还抱着一个行囊,两人的呼吸都无比地接近,毛利的小卷发甚至能被越知的呼吸给吹动。

"月光桑,你按住我的头发好不好?"毛利这一句话是在越知的颈边说的,越知能明显地感受到毛利说话时呼出的气,毛利那有点茸茸的小卷发还搭在了自己耳边。

越知一只手按住了毛利不听话的小卷发,另一只手接过了毛利怀里的行囊。

另一边的种岛入江二人还好,毕竟两人不像毛利和越知那样身高超高 。只有在这时,入江才能少有地感叹一下还好自己没有那么高。

由于越知和毛利两个都是高个子,剩下来的空间并不是很大,种岛是直接在趁入江上车时就把入江抱进了怀里,满足了一下自己温香软玉满怀的愿望。入江也是感受了一下种岛这个人型座椅坐着还挺舒服,索性就留在了种岛怀里没有挪窝。

饶以是这样,等到下车的时候,后座四人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僵了。特别是毛利,跳下车的时候骨头都在咔咔做响。

大概开了一整天才抵达通天之柱。

十余根通天之柱撑住了地下城西南方向的上方世界,不需要走近就能感觉到在通天之柱面前,人有多渺小。

"这是最后一关了,上去了就能完美通关了!"在沉默气氛面前,毛利往往是活跃气氛的人。

众人掏出攀登装备,这是在行囊里占据最大的重量的家伙,也是他们此行最大的助手。

开始攀爬时才发现,通天之柱上有供以攀爬的凹坑和抓手。

"或许有前辈我们一样选择过同样的路程。"

有了这个也好,为五人在攀爬时提供了一份安全保障。

一直向上爬的过程是很枯燥的,左手右脚往上,右手左脚往上,如此不断重复,唯一的激励是身边同伴鼓励的话语。

不知爬了多久,毛利忽然出声:"我看到光了!"

众人仰头,通天之柱顶端旁的大洞里有光亮的射入,照亮着周围,不知是月光还是日光。

终于到达顶端,毛利翻身而上,和周围的同伴汇合。

入眼是漠漠黄沙,还有几栋未被风沙腐蚀完的大楼,狂风吹得呜呜作响,一派荒凉萧瑟的景色。

可是暗沉的夜空中高挂着一轮明月,那清朗温润的月光照在大地上,即便是荒凉之景也被衬托出一些诗情画意来。不枉他们一番辛苦而来。

"月桑,那是真正的月光。"毛利激动地说。

"我知道,月色很美。"

后记

看完月色的快乐少年郎们返回,发现这些都是教练组的安排,最先有看真正月光想法的毛利也是被教练组影响的。然后五人还要为给三船教练下药道歉,道歉方式是洗教练的兜裆布,还要去修好自己之前解决的那五个巡逻机器人,巡逻机器人是最不好修的。

为此,乐天派毛利表示:好歹我们亲眼见到了美丽的月光,还顺带训练了自己的能力,更是培养了感情,不虚此行。

越知和毛利观点相同。

种岛也表示赞同,然后被入江扔去了一堆教练的兜裆布。

一直被小情侣迫害的三津谷:听我说,谢谢你

评论(1)

热度(43)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