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长情

杂食党,有粮就吃,有爱就嗑,我可以是假的,但我的cp必须是真的!

【修奏】告白千百次

  ooc预警

  

  种岛修二向入江奏多告白过很多次。从尚且懵懂的国中时期递出去的巧克力,到高中毕业时特地去入江奏多学校送出去的第二颗纽扣,再到如今的工作时期,十数年来竟也告白了不下百次,只是每一次收到的回答永远都是一句谢谢,便再无其他回应。

种岛修二也没想到自己对于这种没有回应的喜欢能坚持那么久,横贯自己如今活过的大半生,只是自己还能再坚持多久呢。自嘲地笑了笑,种岛修二依然拎着自己刚刚买的那一家老字号巧克力泡芙,站在公司门口等着入江奏多下班。

冬季的夜晚总是来得很快,夜色逐渐吞没天光,不远处的路灯如同倒下的骨牌般次第亮起,稍稍驱逐了快要来临的黑暗。

入江奏多和同事从公司走出,同事都已经眼熟了基本上每天都来接入江奏多的种岛修二,于是很快地便向入江奏多告辞,快步走向了不远处的公交车站。

"这么冷的天气,真是麻烦修桑来接我了。"入江奏多也走向种岛修二,说话时呼出的气在路灯的照射下显出白雾的形状。

种岛修二从大衣里取出尚且还温暖的巧克力泡芙递到入江奏多手里,"走吧奏多,一起回家。"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入江奏多感受到手里的巧克力泡芙仍是如此温暖,仿佛多年来种岛修二那颗热情诚挚的心。只是不知道那种热情与诚挚是真还是假。毕竟人生如戏,入江奏多也从来不信爱情,他对种岛修二给出的友情已经是自己能给出的最多的东西了。

两人一起回到租住的小屋里,是一个小小的二居室,这还是两人在最初开始工作时共同租住的小屋,虽然现在早已有能力买个大的屋子,却没有人提出要换一个的打算。

"修桑晚安。"入江奏多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留下满室寂静。

第二天一大早,入江奏多被玻璃摔碎的声音吵醒,出门看着种岛修二收拾玻璃碎片的样子,不由失笑,"修桑昨晚没有睡好吗,怎么水杯也没有拿稳。"

"昨晚啊,"种岛修二收拾好了玻璃杯的碎片,转向入江奏多,"被父母打电话来催婚催了半个晚上,奏多能成为让我不被催婚的对象吗?"

入江奏多笑着说:"修桑又在开玩笑了。"一副并不把这句话当真的模样。

种岛修二看着入江奏多这个样子,多年来一直积郁在心里的情感终于爆发,他上前步步逼近,入江奏多随之退后,直到抵住墙壁退无可退。

"奏多总是把我的告白当成是玩笑,国中时候是这样,U17的时候也是这样,奏多什么时候能正视一下我的情感呢?"

种岛修二离入江奏多实在是太近,十几厘米的身高差让入江奏多不得不仰起头来。此时入江奏多脸上也没有了笑意,精致的五官配上一副冷漠得近乎冰冷的表情让种岛修二心里一阵刺痛。

"修桑真的觉得我们之间能有爱情吗,家庭的不承认,与社会主流的相悖而行,能有多少成功的希望?我不想等到我们老了去谈后悔如今。而且爱情总是虚无缥缈的,这一刻你说的爱,到下一刻它还存在吗?修桑你成熟一点,别这样。我们还能是朋友。"

种岛修二没有想到原来入江奏多一直都不相信爱的存在,或者说是,不相信种岛修二对入江奏多爱情的存在。

种岛修二的眼睛盯住入江奏多,狠狠地撂下一句“那就别做朋友”便仓促地一把抓住入江奏多的肩膀,吻上那张刚刚吐出无情言语的唇。

  入江奏多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往日里灵光的大脑也好像停滞了,他没办法思考,也无法思考,只能随着种岛修二的亲吻,如同在江河里狂风暴雨中摇曳的一只小舟,逐渐迷失自我。

  就让爱情的火焰由此而燃吧。

  ————

  开上课了,匆匆结尾

评论(3)

热度(40)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