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长情

杂食党,有粮就吃,有爱就嗑,我可以是假的,但我的cp必须是真的!

【切原中心向】忒休斯之船

  1

  切原真正意识到前辈们都毕业了是在自己匆匆忙忙赶向网球场已经做好迎接真田副部长的铁拳制裁时,却没有人来制裁自己的时候。

  此时的网球部成员一年级在练习挥拍,二三年纪在举行对打,整个网球部都在忙忙碌碌,显得刚刚赶到的切原像是一个外人。

  新上任的部长玉川在安排着什么,其他正选都围在他旁边。

  切原伸手扶了一下帽子,甩了甩刚才因为帮同学而压到的左手,拿着自己的网球拍径直去练习击球。

  路过玉川他们时,切原还能明显地听到谁的一声轻哼,轻轻地瞟了那人一眼,切原还是顾自地去练习了。要是放在去年的话,自己可能会上去和那个人约一场比赛,用网球把他打服吧。可惜现在已经不是去年了。

  随着前辈们的离去,如今的立海还是那个自己付出热爱,愿意为之而拼搏的立海吗?切原也有些迷茫了。

  2

 “赤也。”幸村部长披着外套站在球场边,看着迟到的自己冲进球场。

  “赤也。”柳前辈站在一旁,等着和自己的训练赛的开始。

  “太松懈了!”真田副部长黑着脸走来,砰地一下给了自己一个铁拳制裁。

  切原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原来是个梦啊。可是梦里的一切都那么真实,真实到连幸村部长披着的外套在空中摆出的弧度都那么清晰,还有那一记铁拳制裁仿佛真的砸在了头上。回不去的从前像是一个魔咒,死死地箍住切原。

  3

  “赤也。”听到柳前辈在喊自己的声音,切原还以为是幻听。可是一转头,又的的确确地看见了站在球场外的前辈们。

  切原冲过去,其实很想给前辈们一个拥抱,可是跑到前辈们身前时,却又踌躇,像是被抛弃的小狗犹犹豫豫不敢上前。还是幸村上前,伸手摸了摸切原的小卷发,切原这才绷不住了,一下子扎进前辈的怀抱。

   真的好想你们。

  “怎么还要落眼泪了,切原副部长?被部员们看到可不好。”丸井开着切原的玩笑,却又适时地递来一张纸巾。

  “才没有要哭。”切原倔强地转头,拿纸巾胡乱擦了擦眼,“只是风太大了而已!”

  4

  坐在甜品店里吃着丸井前辈请的巨大芭菲,切原一边往嘴里舀着,一边叽叽喳喳,部活、部员、成绩、学习……

  前辈们都很给面子,静静地听着切原的声音,就连真田也没有说出什么太松懈了之类的话来打断切原。

  切原说了很久,久到芭菲都吃了一杯又换了一杯。

  “赤也已经能做得很好了,我们之前还总是瞎操心。”幸村说道,“就连真田晚上睡觉时偶尔说梦话都是太松懈了切原赤也。看来赤也真的已经很棒了。”

  切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害羞得脸都红了起来。

  前辈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幸村的“立海的荣誉就拜托赤也了”还是停留在切原的耳畔。

  当立海的前辈们都离去,新的血液又不断地涌注,可立海仍然是立海,仍然是当初那个自己攀上校墙,大喊要成为第一的那个立海。纵使成员在不断地变化,立海的荣誉也永远不变——朝着冠军,再次出发吧。常胜立海大。

  

评论(2)

热度(5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