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长情

杂食党,有粮就吃,有爱就嗑,我可以是假的,但我的cp必须是真的!

【月寿】危险世界2所谓顺路

  ooc预警,本章种岛越知上线,毛利入江略有提及   前文危险世界1 遇袭 

  感谢E老师@Euphyy 给我难产的文打了一剂助产针,手动比心🫰

  

  "请问可以进来吗?"瘦高的男子站在门口询问着。

 正在擦拭酒杯的妈妈桑听出了这是一名熟客的声音,轻快地起身相迎,"种岛桑,欢迎。越知桑已经在等您了。"

 种岛扯了扯领带,到越知身旁坐下。越知能明显地感受到种岛身上有一些独特的香味。这种香味大概来自于两个不同的cake,同样微苦的味道里一个略有回甘,另一个却带着一股辛辣的味道。

 出于共事的角度,越知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种岛,毕竟与cake长期共处,fork总会犯下大罪,而且种岛这里还招惹了两个。想了想日后若是种岛成为要抓捕的对象的话,还是挺麻烦的,不若从最初就扼杀这种结果的开始,也当是为自己减轻工作量。

 越知思忖一番之后,方才皱着眉头开口,"种岛。"

 "嗯?"种岛和妈妈桑还在聊天与问候中,在妈妈桑完美的谈话艺术里,种岛捕捉到越知冷淡的声音叫了自己一声,又没有下文,不禁疑惑。

 "你再这样玩很危险。"

 "什么?"种岛满脸问号,自己怎么了。妈妈桑见熟客们开始交谈,很自然地结束聊天,倒满酒后就静静离开,为二人留足了空间。

 "你身上的味道。"越知咽下一口酒,一脸不赞同地看着种岛。

 味道?种岛细心嗅了嗅,自己身上除了有入江的苦橙香外,还多了一股辛辣刺激的味道,这让种岛想起了在入江家门口遇到的那个高个儿cake。大概是因为那个cake身上有血的缘故吧,把自己身上也沾染到了他的味道。所以越知是认为他在搞两个cake?

 "这你可就想错了,目前的固定对象只有一个。"种岛晃了晃酒杯,澄澈的酒液在暖黄的灯光下投射出一种迷离的色泽,让种岛想起了入江的眼瞳,在温柔平稳的表面下潜藏着无尽的漩涡,"另一个是在门口正好遇到的罢了。不过倒也挺辣,还敢和fork干架。也不怕fork暴起直接把他分食了。"

 种岛的眼睛灵活地一转,似是想到什么,"那个cake和你还蛮配的,比我都高,不正好和你凑一起?"种岛拿手肘企图怼越知一下,被越知略一转身给躲开,"别那么不解风情嘛,你去感受一下就知道cake有多甜了,我跟你讲……"

 越知瞟了种岛一眼,"我对此不感兴趣。"

 "行行行,你就是这样。"种岛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关于上次那个袭击事件你了解了多少?"

 越知从随身带的公文包里抽出一份文件,递给了种岛。

 文件还是挺厚的,种岛拆开封线,从中取出一份,一看就乐了,"这个人今晚我才见过,就是我刚刚给你提过的那个很辣的cake。"说着把文件上的第一页复又递给越知。在那一页纸上有着红色小卷毛的青年人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眼里是满是天真纯粹。可又联系到之前种岛的话,这个毛利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仍未可知。

 "我已经看过了。"

 种岛也不在意,把手又收了回去,把剩余的文件细细翻了一遍,"也就是说,那个U盘最有可能是在这几个人手里。"种岛说着把挑出的文件在吧台上一字排开。"不过目前最有可能的还是这个,"种岛伸手在印着毛利那一页纸上敲了敲,"那就拜托越知君和他接触啦 🌟。"

 越知没有拒绝,伸手将毛利的文件拿走,又仔细地放回公文包里,略一颔首,"那我就先告辞了。" 随后便拉开门进入茫茫夜色。

 夜已深了。

 夜里分外安静。

 "铛。"

 睡着的毛利猛地睁开眼,望向黑暗中的某处。

 "怎么了?"入江向来浅眠,感受到动静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也亏得入江一贯喜欢大床,不然也睡不下入江和毛利这个一米九几的大小伙儿。

 "现在没什么了。"毛利能够感受到之前那个声音的来源似乎没有恶意,索性也就没有再多加注意。

 在屋外的越知则拖着刚刚弄倒的人走到了一个幽僻的拐角,过了小一会儿才出来。

 威慑了一番在这栋楼外打转插眼的混子和不怀好意的fork后,越知才转道离开,重新踏上自己回家的路。

 只是关心u盘的下落,不希望它落入有心人之手,再加上顺路罢了。

 不过那个味道大概是豆蔻吧。勾起了越知自失去味觉后便消失多年的食欲。

评论(9)

热度(2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