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长情

【双花】与君缘 2

私设孙哲平母亲姓张
日常ooc
长情脑子日常不在线
emmmmmmm……
看得愉快!
顺便说一句,外面的阳光是真的好,真的不出去晒晒吗?
晒太阳可以长高的哟

  春光尚好,这时节,正是京外桃花开得艳丽的时候,孙哲平约了三两个好友,一起去京外赏桃花。
  几个清俊的公子哥骑着马,却骑得不快,慢悠悠的。不远处的花楼上,伸出了几只摇着绣帕的玉手,还有姑娘捧着淡紫色的小花,似乎在准备着当骑马的公子哥过来时,将小花与绣帕一同掷下去。
  倒真有那么几分“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意味。
  说到那京外桃花,那可是绵延十里而不绝啊,当年先皇娶后,为了讨新后欢喜,先皇下令在京外种植桃树。而且每年都会栽种新的桃树,时至今日,也就有了现在这般规模。就连登基不久的新皇也开始下令在京外桃林栽种新的桃树了。
  “看来这京外桃林啊,说不定会有百里呢。”
  “说不定真的会有,你看啊,依照皇帝这栽桃树的举动,一代一代传下去,也不知道会传多久。”
  “喂喂喂,别想了,要是百里的话,那可就占了半壁江山了。若是这样的话,以后你住哪儿,住桃树上?”
  “说说而已嘛,管他能有多少。我在意的可是这份景致。改天带着几位小姐出来,啧啧,桃花林里桃华缘啊。”
  “诶,孙哲平,你看什么呢?”同行的人聊着天,却没有听到孙哲平的声音,扭头看回去,发现孙哲平正在盯着一颗桃树发呆,问了一句。
  “那儿,是不是有个人坐在树上?”孙哲平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桃树。
  “有吗?”同行伙伴望了过去,只看到了悠悠落地的桃花花瓣。
  “没有吗?看的是桃花太艳看花了眼啊。 ”孙哲平嘟囔了一句,跟上了同行人的步伐。
  “嘿,我到是想起来了,有人说前些日子啊,有人在这桃林里迷了路,出来的时候却抱着一罐蜜……据说啊,那蜜甜得隔个二三十步,都能闻到甜味……”人的声音渐渐远去,图钉一些破碎的声音,被风吹过来。

  花妖最近很烦,因为他总是能够看到一个人类在 他面前晃悠,昨天是带了几位漂亮的小娘子,前天是带了几个狐朋狗友,前前天……唉,不说也罢,那人肯定是觊觎他酿的百花蜜!对,肯定是这样!我才不会在让人类那么轻易的又偷走我的百花蜜呢!就剩最后一点儿了!花妖抱紧了自己手中的罐子。
  今日,那个人类是一个人来的呀。 花妖坐在枝头悄咪咪的看着那个人类。也不能怪他一直盯着那个人看,谁叫,谁叫那个人类挡了他的视线,他实在是懒得挪窝儿。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花妖一直盯着孙哲平看的原因 ,孙哲平竟然向着花妖坐的地方,径直走了过来。
  反正他又看不见我,虚什么。花妖想到。
  孙哲平倒是没想到,桃花树上竟然坐了一个红衣少年,而且坐的位置还不矮。难道是因为坐得太高下不来了吗?
  “喂,你是下不来了吗?需要我帮你一把吗?”孙哲平冲着树上的人说道。
  诶诶诶诶!那个人类!那个人类竟然看得见自己?!花妖惊得差点摔了手中的罐子。他应该不是在对自己说话吧?花妖伸长了脖子,左看看右看看,看遍了四周,发现只有自己和那个人类在这片桃林里,所以,那个人类的话,是对自己说的。
  孙哲平看着树上的人东张西望了大半天之后,再一次问道:“需要我帮你吗?”咳,刚才那人在听到自己说话之后的表情,还……咳咳。
  很少有妖哦不,很少有人会关心自己呢。
  “不,不用。”花妖从树上跳下来,那么高的高度,也没摔着。
  “人类,你不怕我吗?我可是妖怪哟!”花妖从树上跳下来以后,拉长的声音对着孙哲平说。
  “看你的模样,你应该是这只花妖吧,而且道行还很浅薄。”出了花妖意料的是,孙哲平并没有落荒而逃,反而还慢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
  你才妖力浅薄!你全家妖力都浅薄!
  按照他们人类的话本子,这应该叫什么来着,花妖歪着脑袋想了想,哦,是“人类,你引起了我的兴趣”。不过花妖此刻,还有一个更重大的问题要问。
  “你是谁呀?你来这里干什么?不会是想像其他人类那样偷走我的珍宝吧?”花妖抱紧了手中的罐子,一脸警惕的望着孙哲平,随时准备起法术,将他送到千里之外。
  “你的珍宝?是什么?”
  “我独家酿制的百花蜜!喂,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呢!”
  “孙哲平,我叫孙哲平。你呢?”
  “我?我什么啊?”花妖一脸茫然地望着孙哲平。
  “你的名字啊。”孙哲平被花妖这反应逗乐了,难道妖怪没有名字的吗?
  “我可不像你们人类那样有名字呢。”
  还真的没有名字啊。“正好我前几天翻书的时候,翻到过几个不错的字,嗯,佳乐,如何?”
  “佳乐?听起来不错啊!我喜欢!”花妖抱着罐子原地转了个圈圈儿,转完了圈圈,又意识到个问题,“不对,我的名字要比你的少一个字诶!”
  孙哲平看着花妖,忽然想起了自己已故的母亲,说道:“那,叫张佳乐,如何?”
  花妖想了想,“好,那我从今天起,就叫张佳乐了!”
  花妖,应该说是张佳乐,将手中的罐子递给了
孙哲平,“这百花蜜,就当是你给我取名字的谢礼了。按照我们的规矩,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我一辈子的朋友!”

  ——————————
  “又是梦啊。”清晨,孙哲平起床,清清楚楚地记着晚上的梦,难道那就是所谓的前世记忆?
  啧,离奇。怕是梦还没有醒呢。孙哲平用冷水泼了自己一脸,吃早饭去了。
  直到上课,孙哲平都还记得梦中的场景,那桃花开得艳,树上坐的人,比桃花还艳……
  又是一个夜晚。
  希望今天不要在做那种梦了。入睡前,孙哲平想。

评论

热度(7)